首页  »  淫色人妻  »  被迫沉沦的肉体

被迫沉沦的肉体

添加:2018-03-13来源:互联网人气:加载中

被迫沉沦的肉体


「放,放开我……不要,你别这样……」

迷迷糊糊之中,我仿佛听到了女人的压抑的求饶声。我能感到床铺猛地一沉,似乎一具身体被压倒在床上。空气中飘荡起一股芬芳的气味。

「干什么,你到底要干什么……你答应会放过我的!」女人的声音似乎很熟悉,言语中,有些惊恐。

除了女人的声音之外,似乎还有一个男人的低沉声音。

「嘿嘿,不怕把他弄醒了吗?」

男人的声音之后,是一段短暂的安静,床铺也平静了一些。

没过多久,旁边传来女人低声的抽泣。

「你答应过我,上次是最后一次了……你刚刚说只要我用嘴帮你弄出来,你今天就会放过我……我从来都没做过这样的事,哪怕是和老公……那么下流的事情我都做了,你为什么还不满足,你究竟要怎样才能放过我,是不是非要我死你才甘心……」女人的声音软糯怡人,有些喘气,有些断断续续。

「说什么胡话,我怎么会舍得你死……刚才不是做的很开心嘛,你用嘴唇亲吻我肉棒的模样,就像是在亲吻初恋情人的双唇一样,你用舌尖去刮蹭那的顶端的凹槽,顺着血管一遍又一遍的熨烫它,哦,那样的画面我永远也无法忘记呢……我已经开始想像一会干你的情景和感觉了……来,把上衣也脱了吧。」「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我不会再做了,我不想再继续下去了……」「噗呲……」衣服撕裂的声音。

女人压抑的惊呼,床铺又是一阵抖动。

「真香。如此清纯的脸蛋却有着硕大丰满的乳房,真是让人百看不厌。」「讨厌,讨厌,你别这样,把内衣还给我,你别看了……求求你,别在这里……啊……」一阵的吮吸声音打断了女人的话,似乎有人在吸着什么东西。

「奶子都硬了,还这么嘴硬。在这种刺激的环境下,你身体的反应很诚实哦……」「不,不是的……」床铺的晃动变得剧烈了。

「噢,我最喜欢你这副下流的表情。一脸楚楚动人的哀求模样,其实内心很想要吧……只是两个星期没干你,身体就变得这么饥渴了么,嘿嘿。刚刚你舔我的时候,摇着头嘴里说着不要,其实心里却很渴求这根坚硬的肉棒,我说的没错吧。纯洁的外表之下,其实有着一具异常敏感的肉体……无论在任何时候,都必须在丈夫面前伪装成端庄贤慧的妻子模样,日复一日的在同事面前维持自己的清纯玉女的形象,这样的生活,其实内心早已经厌倦了吧……这对奶子又白又大,真是极品。乳头这么小,很少被他吸吧,如果我是你老公,我一定会天天吸得你飞起来的,爽不爽?啊?真香啊……」「你小点声……」「你丈夫在单位真是以你为荣呢,每次聊到你,那得意的神情总是让我们嫉妒的要死呢。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心目中完美无暇的妻子现在就赤裸裸的躺在我面前呢。你看看,我都涨成什么样了……」「啊!不是刚刚帮你弄出来了,怎么又……」「嘿嘿,这么久没干你了,一次怎么够……」

「住手,啊!你,你要干什么……不要,不要……」「好了,别装了,马上就会让你欲仙欲死……」「放开我!你再碰我,我马上死给你看!」女人的声音中,有着一丝决绝。

房间里沉静了几分钟。

「你在跟我开什么玩笑?」男人的声音中明显有了怒气,「乳头都这么硬了,你自己看看你下面流的水,床单都湿了这么大一块,你摆出这么一副模样,现在跟我玩这套?嗯?好!你要是真想死,我就成全你!我弄死你后,让你老公你家人都来看看你现在这幅模样,嗯?这是不是你想要的,嗯?」「你别生气,唉,不是的,我,我,这样的情形,我,我真的做不到……要是被人知道做这样的事情,我就根本没脸活下去了……」女人话说到一半,又不自觉开始哭泣,声音里充满了挣紮和无奈。女人善良柔顺的天性总是会不小心的流露出来。

「没事的,你放心,只要你乖乖的做我的女人,我不会让别人发现的……第一次在这样的环境下做难免有些不适应,多做几次就知道爽了,上次在酒店,你一开始不也是说不要不要,最后呢,你记不记得你泄了几次?我裤子全被你打湿了!我玩过那么多的女人,你是我见过的最极品的女人,脸皮最薄身体又最淫荡……来,把腿分开……」「对不起,我,我真的不行……」「是么……那看看这样如何……」

「你,你把我眼睛蒙起来干什么……」

「嘿嘿,眼睛蒙上后的滋味如何……女人失去视觉后,其他感觉会变得更加敏感,原本细微的感觉也会被无限放大,十分奇妙吧……既然看不到周围的情况,就没有刚刚那么羞耻了吧……」男人的声音低沉轻缓,充满了魅惑,「就当成,是在被我强 奸吧……这可不是你的错啊,被别的男人强 奸可没有什么对不起老公的,要怪,就怪老公没能力保护你……」「我会下地狱的……」「要下地狱,也是我下。现在,我先送你去天堂……」噗!

「哦……」男人的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声音。

而女人的呼吸却猛地一窒,仿佛身体被什么硬物贯穿了,而格外压抑的声音随即从喉咙中发出,盘旋在房间内。

我极力想扭过头,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可身体仿佛不属于自己一般,丝毫没办法听大脑的控制。

「你夹得我好紧,在这样的坏境下让你很刺激吧……」「好涨……」床铺没有再剧烈晃动,取而代之的是有节奏的起伏。

「腿再分开一点,不然我怎么插得深。」

「你轻点……」

异样的声音的刺激下,我感到呼吸困难。我拼命想翻过身,看看发生了什么,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发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变化。

大脑虽然清醒,可身体依然睡得死沉。感觉中,我的身体一部分越来越沉,另外一部分却越来越轻,我发现虽然没有睁开眼睛,可房间内发生的事情却越来越清晰的出现在脑海里。

卧室的窗帘紧闭,橙黄的灯光让卧室呈现出温馨的氛围。卧室的布局是那么熟悉,梳粧台、床头柜、衣柜,一样一样的出现。

地板上有着散乱的衣物,有男人的皮带和长裤,也有女人的长裙和丝袜。

婚纱照下方铺着紫色床单的大床,也渐渐清晰起来。大床的一侧,是我侧卧的身体,我没有过多的关注为什么我可以看见我。因为我地注意力完全被大床另一侧发生的事情吸引了。

一条白色的胸罩被扔在一旁。

一个棕色皮肤的男人趴在一个白皙女人的身上,身体一耸一耸的起伏着。男人的身材强壮高大。背部的肌肉鼓鼓的隆起,大腿和臀部的线条十分硬朗。

男人的背部出现两条白藕般的手臂。随着男人强力的运动,涂着粉色指甲油的指甲不时在男人背上抓出几道若隐若现的血痕。

男人的腰部两侧出现了两条女人纤细的腿,在女人的右腿的脚踝上,挂着一条白色的女式内裤,随着身体的晃动而在空气中划着美丽而性感的弧线。

两具身体的律动的十分有力。一进一出,一攻一守。

男人在贪婪的吮吸着女人的双唇。

「我快要喘不过气了……」

女人的声音从床头传来。

男人嘿嘿一笑,又把头埋在女人的胸前,发出一阵阵吮吸声。

女人的两条腿停止晃动,开始缠着男人的腰部,紧紧贴着男人的臀部和大腿上下摩挲,紧绷的线条显示出它们女主人此刻的身体感受。

身体被硬物贯穿,胸前的乳珠又被温热的唇吸舔。那感受一定十分刺激。

「停,快停下……嗯……」

女人此刻的声音让人听了血脉膨胀……

男人没有如女人所愿怜香惜玉,反而更用力的征伐起来。女人的声音却越发的勾魂摄魄,粗重的喘气声混杂着下意识的呻吟从鼻腔里、牙缝间越来越多的溢出来。

很快,视野渐渐明朗起来,两具肉体的动作越来越清晰地浮现出来,我极力想看清两人的面孔。

床上的两人似乎听到了我的想法,男人慢慢直起上身,露出了身下的娇躯,雪白的有些刺眼。他将女人的右腿抗在肩上,将左腿向外分开,让两人下体的交合之处露了出来。

男人将阳物几乎完全抽出。

好粗!

男人调整了冲击的节奏,时而轻缓,时而又猛地往里一送。

「啊……」

这种方式的侵犯,让女人更难控制自己的声音。女人立刻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巴。

双乳硕大丰挺,洁白濡滑。小巧鲜红的乳珠沾满了亮晶晶的液体。

男人一只手扶着女人的左腿,防止她的双腿合上,另一只手开始揉着女人的双乳,露出淫邪又满足的表情。

男人每一次的大力进攻,背部的肌肉就会鼓鼓的隆起。那身体就像不知疲倦的永动机,凶猛而持续。

女人的小腹处被阳物顶出一小块凸块,随着抽插而上下滑动。

女人光滑的脖颈处晕开了大片的潮红,上身有节奏的挺起。

一方面,女人为了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只能拼命忍耐,下体会不自觉的将男人夹得很紧,一方面,紧窄的腔道会被男人的冲击产生出更强烈的快感。两难之下,女人的理智很快就会崩溃。

我感到呼吸有些困难,周围的景象开始模糊的晃动。如果此刻我在家里的卧室,那这两个人是谁?为什么这两人会在我的卧室里做这样的事情。

来不及思考这些疑问,我拼命的想看清周围的一切。

或许是我过于执着的意念,视野终于恢复了稳定,景象又渐渐清晰起来。

「我干的你爽不爽?啊?」

「……」

「做了这么多次,你依然害羞的像个处女。」

「……」

「你的表情太迷人了。无论干你多少次都不够。你下面夹得我好紧……」「你,你别说了,你,小点声……别把他弄醒了……」女人捶打着男人的胸膛,却一把被男人抓住,被男人引导去摸向两人交合之处,女人反应过来后,啊的一声又立刻将手缩了回去,紧紧捂着脸。

男人嘿嘿一笑,将女人的手从她脸上挪开,贪婪的欣赏着女人此刻的表情。

女人被一条黑色的布条蒙住了眼睛,与白皙的肌肤形成强烈的反差。女人十分的漂亮,那美丽的容颜让我感到十分熟悉,但我却记不起来她到底是谁。

漂亮女人有着清新纯洁的容貌,但此刻却布满了红晕。乾净的眉毛紧紧的皱在一起,似乎在忍受着什么强烈感觉。洁白的牙齿时而咬着嘴角,克制着,不发出任何声音。

「好,那你说,说,我干的你很爽。」

「我不说!」

「快说,不然我今天就不回去了,干你一晚上!」「你这人……」「说我干的你很爽!」「我……」女人的声音细不可闻。

「说清楚点!」男人又是猛地一冲。

「……你干的……啊……我很爽……」

只是简单一句话,女人的脸庞已经羞的通红,双手立刻又紧紧捂住了脸。

「嘿嘿,羞耻心强的女人,身体往往也很敏感,对不对?」男人故意趁女人说话的时候,大力顶了一下,女人的喉咙无法抑制的漏出一声呻吟。这样的声音让男人的听得越发坚硬,也让我心里猛地一跳,那销魂蚀骨的声音是我从未听过的。

「说你喜欢被我这样操干!」男人又掰开女人捂着脸的手,将手捉住按向女人的胸部,硕大的胸部被自己的纤纤玉手遮盖不住,粉嫩的乳头从同样粉嫩的手指间露出来。

「我喜欢……被你这样操干。」

女人似乎也发现,说出第一句后,第二句就不是那么艰难了。

「说我的鸡巴比你老公的粗大。」

「你的鸡巴比我老公的粗大。」

「说你这样干我,我很快就会高潮。」

「你这样干我,我很快就会高潮……」

……

语言暗示的力量实在是强大。被同样的语言反复进行暗示,女人的立场很快就会丧失。而对于一个被强壮的男人压在身下大力奸淫的女人来说,更是没多太多抵抗的能力。

「这么快就湿成这样?真是个淫荡的女人……」男人不停的说些下流的话。

我向两人的交合处望去。

大股汁水从女人的腔道内流出,将身下的床单晕染出一大块湿痕。

女人的身体一颤,像是被抽走了魂,双手无力瘫软1在身旁,两只脚此刻却已经绷得紧直,足背与小腿形成一条直线。

「嘿嘿,这么快就泄了,在老公身边被操干,果然令身体格外敏感啊,高潮来得是又快又猛啊……哦……你要夹断我吗……」老公身边?

我一惊,难道说……那此刻在我身边被其他男人操干的欲仙欲1死、高潮连连的女人是我的妻子——唐雨柔?!

面前这场美丽人妻的奸淫大戏的女主角竟然是我的妻子?这比最下流的A片中的情节还刺激的淫糜场景,就发生在我与妻子的新婚卧室之中,就在妻子将她自第一次交给我的那张大床之上。就在离那晚过去还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妻子美丽身体的妙处,就被另外的男人肆意的品尝……轰!

我的脑子一炸。

不——

我连忙看向女人的脸庞。这次,我认出了这个女人。那楚楚动人的清秀脸庞,可不就是我心爱的妻子——唐雨柔吗。

唐雨柔,我一生最爱的女人。

我们结婚两年了,我自认为是最了解她的人。她天性善良、性格温柔,四周的街坊邻居没一个不夸她的,在亲朋好友之中,向来都是别人母亲指导儿子找对象的标杆,婆婆教育儿媳学习的对象。在周围所有认识我们的人的嘴中,她都是贞淑温婉、端庄贤慧的好妻子典范。

生活中,她无微不至的照顾我、细心的操持家务,每天都为我做着各种可口的饭菜。她是我专心事业的可靠后盾。

夫妻生活上,雨柔跟别的女人不同,她是那种十分传统的女孩。她一直抗拒用过于新潮的方式进行夫妻之间的房事,只能接受传统的男上女下的姿势不说,每次还都必须在卧室拉上窗帘,盖上厚厚的被子。每周都会做一次的事情,到现在还会异常害羞。只是稍稍大胆一点的方式和语言,都会让她羞愤难当。想让她稍稍放开一点,真是比登天还难。

在今天之前,如果有人跟我说,雨柔会背叛我,向其他男人出轨,被别的男人压在我身边进行奸淫……我根本不会生气,因为我知道那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而此时此刻,那张熟悉的美丽脸颊上布满红晕,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只是不知道是因为正在经历身体的痉挛,还是内心充满愧疚的原因。

离婚时忠贞不渝的誓言还仿佛就在耳边,眼前的景象却残酷的撕毁了我美好的一切。

潮红从脸上荡开,晕染了整个抽搐的上半身。

男人爽的哇哇乱叫。

过了好一会,雨柔才悠悠的喘上一口气。

「你弄够了没……」

「嘿嘿,还早呢。」男人显然没有就此放过她的打算。

男人从正面抱起雨柔,双手环过雨柔的纤细的腰肢,托起她的臀部。雨柔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将手环绕着男人的脖子,双腿熟练的挂在男人的腰间,支撑住身体。坐上去的时候,她身子明显的一震。

男人仰起头,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哼声。

看到了男人的脸,我终于认出了男人的身份——常少。

我所在的这家公司,就是常家的私人企业之一,由常少那位十分德高望重的父亲亲手创立。

我在公司能有今天,都是拜他父亲所赐。他父亲老常总是我的伯乐,是我的人生贵人。他给了我现在的社会地位和经济收入。

而这个侵犯雨柔的男人,却是令全公司都无比头疼的二世祖。他要求别人称呼他为常少而不是常总,至少在他父亲过世之前。

如果说人和人是有阶层之分的话,常家无疑和我之间是有天差地别的。

常家,只能被我仰望。

他们占有最优质的生活资源,享受着最美妙的人生。他们可以得到他们想要的任何东西。

我在公司听无数人说起过常少的风流韵事。

无论是贞洁的人妻,还是性感的少妇;无论是端庄的女教师,还是害羞的小护士;无论是出没于时尚圈的一线模特,还是纵横于职场的干练精英。只要是被他看中的女人,没人能逃脱的了他的魔掌。

有人说,公司里的七任前台美女都被他强 奸了。有人说亲眼看见公司里人事部的三大美女同时跪在他面前舔他的性器。也有人说,他的亲姐姐和继母都被他调教成了性奴。

有可能这只是传言,但也有可能是真的。

常少抱着雨柔的姿势,让我十分眼熟。我立刻想到了去年年会上发生的那一幕。

我隔壁办公室的张工,在公司服务多年了,是出了名的好同志。工作勤奋,生活也无任何不良嗜好。半年前,张工刚刚结婚,取了位年轻漂亮的妻子。听说是个私立医院的护士。我见过几面,是个婷婷玉立的年轻小姑娘,恬静秀气,长发齐腰,长的确实颇有姿色。握手时,滑腻的触感还让我一阵心跳。

去年公司年会的时候,张工带着妻子一起来参加,碰到常少时,张工热心的给常少和他妻子相互做了介绍。张工是公司的年度优秀员工,不仅获发了巨额奖金,还作为优秀员工代表,上台致辞。吃饭时,也不得不接受热情的员工们轮番敬酒轰炸。

现场的气氛如此热烈,我却在会场的一个角落里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一幕。

当时我被灌了好几杯,有些喘不过气,就躲到一边透透气,却没想到在楼梯下的阴暗角落里,一个皮肤雪白的年轻女子的身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当时,她被一个高大强壮的身影压在墙上。男人是常少无疑,因为他高大的身材具有很强的辨识度。女人的脸在阴影中,我仔细辨认之下,才认出来是张工的妻子。

常少当时的姿势和现在对付雨柔时的一模一样。

张工的妻子将脸搁在常少的肩头。两条白皙的大腿环绕着常少的腰。一条粉色的内裤挂在脚踝处。随着常少身体的撞击而晃动着。

如果说,常少看中了张工的妻子,那我的妻子,唐雨柔,被常少看上了,我是十分理解的。但我没有任何资本能与之抗衡的,在这场对我妻子的争夺战中,我没有任何胜算。若是让我去跟这样一个男人去竞争唐雨柔,我是必输无疑。

在我的心底,我知道,我配不上唐雨柔这么完美的女人。常少应该与她更般配。

常少有着高大强壮的身体,身材高挑的雨柔在常少面前依然显得小鸟依人。

常少有着巨大的财富和权势,有着密密麻麻的关系网,还管理着庞大的企业。如果说这还不够对女人产生致命的吸引力,那常总那过人的本钱就几乎成为女人无法抗拒的理由。

我听不止一个人说过,常总下体那阳物十分硕大。勃起后肿的像根烧红的铁块一样又烫又硬。他洞悉女人的各种心理,熟悉女人的身体的各个敏感带。雄厚的本钱和老练的技巧,让他战无不胜。

不止张工的妻子,我听说常少锺情各类人妻少妇,他有一句名言:再忠贞的爱情也抵不过一根坚硬的肉棒。

我一点也不奇怪他会打雨柔的主意。换成是我,我也不会放过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丽少妇,极易害羞的传统人妻。这样的女人在胯下婉转承欢、曲意逢迎的模样,着实能给男人带来巨大的成就感……常少抱着雨柔的身体开始在房间内走动。

这样的姿势我是做不到的,我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可以抱起雨柔并坚持这么久,雨柔也不会愿意用这么稀奇古怪的姿势跟我做。

常少抱着雨柔似乎很轻松,似若无物,游刃有余。

常少十分认真的欣赏着雨柔的表情。可以看得出来,雨柔露出的痛苦表情让常少得意和兴奋。但看在我眼里,我心里只有心疼和难受。

我想起了张工的妻子。张工的妻子当时应该是被喂了不少性药。除了最开始那会,她双腿很快就没有力气再坏绕着常少的腰,只是无力的垂在常少的身体两侧,内裤也随之滑落。两人都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那诡异的景象与热烈会场的气氛形成强烈反差。好戏也没看多久,不一会,常少就抱着张工的妻子,以这样的姿势一步一步走上了楼梯。二楼是酒店的房间,也被公司包了下来,供一些外地和玩high了的员工休息之用。

完全可以想像,那晚,张工的妻子一定被常少翻来覆去的尽情享用。

我收回思绪,目光落在了房间里的二人身上。

常少走动的很慢,但每一步,雨柔的身体都有一下明显的震动,我完全可以想像得到,坐在那根硕大的阳物上是种什么滋味。这跟阳物不仅洞穿了雨柔敏感的腔穴,还撕裂了她仅剩的理智。雨柔她开始发出有节奏的呻吟,时而婉转而泣,时而高亢难耐。直到实在忍耐不住了,顿时一口咬在常少的肩头。

常少被咬的一痛,立刻用力顶了两下来反击。随即捡起雨柔掉在地上的内裤,揉成一团,塞到雨柔嘴里。

「腿这么长,怎么里面这么浅?只是坐上来,就已经让我顶到头了。」「……」「是不是这里,是不是这里?嗯?」「……」雨柔没法说话,但身体再次开始明显的抽搐。经历过一次高潮的女人,接下来的高潮间隔会越来越短。

四散飞舞的发梢诉说着薄发的情欲,紧绷的足尖在空中划着优美的曲线,每一次,每一次都是尽根而没,那里是我未曾触达的地方,这一次却献给伦理不容的邪恶。随着雨柔喷出的汁水越来越多,我知道,雨柔离彻底堕落已经越来越近了。

「这个姿势干的你很爽吧,你流了好多啊,把我的腿都打湿了。」两人走过的地方,留下了一片片的水渍。

「啊!……」

雨柔哭泣的呻吟变得更加高亢,放肆的娇喘是我从未听过的腔调。雨柔被这异样的姿势刺激的摇摇欲坠,常少却依然贪得无厌,得寸进尺。

这时的雨柔,是我从未见过的模样。明明是被强 奸,但频繁抽搐的身躯上却涌出了大片的潮红。明明摇着头说着抗拒的话语,但双手却牢牢拴住常少的脖子。

眼睛被蒙住,看不到周围的景象,不知道自己会被男人带去什么地方,对未知的恐惧感让她紧紧抱住男人。常少走动时,会用腰力故意将她顶向空中,因为重力的作用,雨柔又会不由自主的重重的坐上去。看起来,会有一种雨柔主动套弄的错觉。

常少嘿嘿一笑。

「在老公面前被干,强烈的背德感很刺激吧,多干几次,女人都会爱上这种感觉的……背德的羞耻心和被男人强迫的藉口会撕裂人妻端庄贤淑的伪装,露出淫荡的本性。越是清纯的女人在露出本性后就会变得越疯狂。经历过硕大肉棒的女人,就再也无无法忍受短小的阳具,偷情的刺激只要品尝过一次会强烈的上瘾……」「呜……」「嘿嘿,我们现在就在你老公旁边呢。只要他一抬头,就能看到我们交合的部位,如果你不小心将汁水漏了出来,会喷到他脸上的哦……」「不——」「噢,夹得更紧了呢……」很显然,常少粗大的阳物不仅穿刺了妻子纯洁的娇躯,也刺破了我完美的婚姻生活。

我丝毫也不怪妻子,我知道,换成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抵抗常少的侵犯。

我也不怪常少,任何一个男人有他这样的地位和权势,都不会放开向雨柔这样完美的女人。

要怪,只能怪我没有能力保护雨柔,没办法给她常少能给她的东西,我没有常少的财富和地位,也没有常少的本钱和技巧。

我眼前渐渐发黑,再也看不到周围的景象。

但我却闻道了交合中的性器发出的淫靡味道。

「噢,你夹得这么紧,我都动不了了……你放心,他醒不过来的,你看,我用阳具这样抽他的脸他都没有反应……你就大胆的释放自己吧,让我看看你最下流最淫荡的一面……」这时,我忽然感到一根火热棍棒在拍打着我的脸。棍棒上有着滑腻汁液包裹的触感,坚硬得散发出强势的压迫力。

「来,把屁股翘起来,我要从后面干你。」

背入式。我听不少人说过,奸淫一位人妻,最适合的姿势就是背入式。不仅可以欣赏到人妻丰满浑圆的臀部,也可以肆意捂揉人妻的双乳。碰上一些贞洁烈妇时,可以采用站立位的背入式,同时捉住女人的双手,这样的姿势可以让人妻无法挣脱,人妻的挣紮方式只能扭摆臀部,那样恰好可以给奸淫者带来强烈的视觉刺激。一些没经验的人妻如果用左右扭摆臀部的方式进行挣紮,反而会被奸淫者趁机给弄出强烈的快感。

我闻到一阵芬香,脸上有雨柔喷出的火热气息,似乎常少将雨柔的脸近距离的贴近我。我看不到景象,但我完全能想像出他们二人此刻的姿势。常少站在雨柔的身后,将她上身往下压着,臀部后翘,再将她双手拉向身后。

「别怕,我给你的是美国最新出来的迷药,又是你亲自给他喂得,这种药喝下去,就是一头牛也会不省人事,像你老公这种弱鸡,只用喝半粒,就会睡成变成死猪,无论你怎么叫,他都不会醒的……」我的心有些发痛。雨柔亲手迷晕了我么,可能是雨柔不想让我看到这样刺激的画面,或许她还想保住和我之间的这段婚姻……一定是这样的。

「唔……呜……」

雨柔忽然发出短促的哼声,身体扭动的格外剧烈。

「哇哦,已经开始主动扭屁股了么……你想说什么呢……虽然知道老公不会醒来,但在老公面前被奸淫,身体也是格外兴奋吧……」啪啪的撞击声不绝于耳。从声音上就能听出撞击的力道和频率。有着强壮肌肉的男人果然非同一般。

脸上有了湿润的水珠低落,滑落到嘴角,有些咸咸的味道,难道是雨柔的眼泪。是悔恨?是内疚?是觉得对不起我吗?我的一阵心酸……我的好雨柔,我不希望你难过,如果说我是你享受快乐的阻碍,我会更加难过,如果说我的存在会让你难过,我会选择消失……黑暗中,我失去了时间的概念,却感受到了生命的流逝。

常少和雨柔更换了无数种姿势,房间里的地板上、床单上、梳粧台上,到处都留下了乾涸的汁液印迹。

雨柔的哭泣声越来越小,抽噎让她呼吸困难,也引发了身体更强烈的痉挛。

常少却兴奋的哇哇乱叫。

到最后,雨柔的声音几乎完全消失,房间里只剩下常少畅快而短促的吼声和身体撞击的啪啪声。

神志开始迷糊……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快,快救救他,他快没气了……」

迷迷糊糊之间,似乎仍然听到有人在说话。

「靠!你喂他吃了多少?」

「三,三粒……我,我怕药力不够,他会醒过来……」「这么多?你要弄死他吗?真麻烦,赶紧送医院吧……」……周围开始嘈杂,不停有人来回走动。我感到自己的身体被到处移动。

有电梯声,有救护车的声音,也有医院的交谈声。

我感觉似乎有很多乱七八糟的管子插向我,还能闻到刺鼻的消毒水气味。但我却感觉自己越来越轻,像要飞跃山峰,飘向云端。

我不再感到痛苦,我心中产生了奇怪的愉悦情绪。

慢慢得,我不再感受到周围的一切,我仿佛进入了不同的世界。

忽然的,我又无比眷恋的回首,希望能找到今生牵挂一世的爱人。

留在我记忆中的最后一幅画面,是隔在病床之间的一条白色帘子。帘子上,被另一侧的灯光印出了一男一女的影子。

一位长发披肩的女子裸露着高耸的玉峰,跪做在相邻的病床上,为一个强壮的男人吸舔着胯下坚硬硕大的阳物。

字节数:20790

【完】